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情感小说

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快穿女主被多人np

2021-09-02 09:20:47【情感小说】人次阅读

摘要“陈译。”周粥又叫了一遍。 陈译也有耐性的又回答了一遍。他要的那个答案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吧。 “这袋东西多少钱,我给你。” &l

“陈译。”周粥又叫了一遍。

        陈译也有耐性的又回答了一遍。他要的那个答案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吧。

        “这袋东西多少钱,我给你。”

        “什么?”陈译被问的莫名其妙,心里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个答案也许自己不会想知道了。

        陈译看着周粥的眼睛,现在她没有回避自己。可是这样的周粥让陈译感觉到害怕。

        “粥粥,你现在好好休息吧。”

        “陈译,你不是一定要我说的吗?”周粥还是那样的语气。但是在陈译听来,像是在凌迟。

        “不用了。”陈译说完,就想要走。

        可是周粥似乎是铁了心了,“陈译,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们是熟悉不起来的。”

        陈译想要走的动作,因为周粥的话停了下来。她还是对自己说了这样的话。

        “宝贝,这就是你的答案?”

        “嗯。”周粥没有再看陈译,这一次她要一口气为这段暧昧的关系,画上真正的句点。

        “因为。。。”陈译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最后还是痛苦的说出那个名字“因为许铎。”

        “当然不是,我不认识他。”周粥听到陈译再一次说出了许铎的名字,眼神里面满是抗拒。

        为什么,为什么人人都要提他。

        “你在骗我。”陈译盯着周粥,看到了提到许铎时,她眼神里的抗拒。就这样还不是因为许铎,陈译不信。

        “我没有!”周粥这句,几乎是喊出来的。为什么,他也说自己在骗人。

        她骗什么了?她那里认识什么许铎。

        “你就在骗人,你喜欢他!!”陈译继续不断的提着许铎,那个在他看来夺取了周粥所有爱意的人。

        现在周粥为了他,就这么在骗自己。

        凭什么是他,他又凭什么?

        “我没有!”周粥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不受控的流了下来。

        又一个,又一个不相信自己的人。

        自己就和许铎过不去了是吗?

        可是现在的陈译,已经被周粥的眼泪彻底气失控了。

        她哭了,在自己提起许铎以后,可是刚刚在拒绝自己的时候,明明都是那么冷静的。

        现在就因为自己提了两遍许铎,就哭成了这个样子。

        “你就那么喜欢他?”陈译逼近了周粥,手掐上了周粥的下巴。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周粥被陈译掐着下巴,但还是不停的摇着头,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你就那么讨厌我?”陈译痛苦的开口。

        他从见到的第一天就喜欢上的女孩,不喜欢自己,要和自己撇清关系。

        “我没有”

        “那你把这些吃掉。”陈译拿出那袋零食里的巧克力,放在周粥面前。

        周粥眼泪还在流,只是现在她转头看着眼前的陈译“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陈译看着周粥的眼神,彻底慌了。

        因为那个眼神,他非常的熟悉。

        那个商场前哭泣的周粥,抬头看自己的时候,也是这个眼神。

        只是现在,更多了一份失望在里面。

        陈译慌了,放开周粥的下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周粥就拿起了袋子里剩下的巧克力,打开包装,吃了起来。

        她的样子甚至都不像在吃巧克力,一大口,一大口的往嘴里塞。

        甚至都没有嚼。巧克力太甜了,周粥这样吃很快就开始咳嗽起来。

        陈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想搞成这个样子的。

        “粥粥。。。”

        “吃完了。”周粥很快吃完了一根巧克力,看着眼前的陈译,冷漠的开口“你走。”

        “宝宝。。”陈译没有走,又开口叫了周粥。

        “我不想讨厌你。”周粥说完就撇过头去。没再看陈译。

        陈译看着周粥这幅样子,走出了医务室。

        她是真的在生气了。

        因为自己提了许铎吗??

        看着陈译离开,周粥很快就从床上下来,光着脚就跑进了医务室的厕所里面。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周粥把手放进自己的嘴里,按压着自己的舌根,还不断的往里探去,碰触到扁桃体,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一遍遍的向里探去。

        她要把刚刚吃进去的巧克力吐出来,在附中的时候,这样的过程明明重复过几百次。

        明明都应该习惯了,可是现在这么又会那么难受。

        没人知道的,没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梦。

        梦里,又是戴萌他们,他们在逼问着自己“是不是喜欢许铎。”在梦里她也是一遍遍的解释。

        没有人听的。然后他们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中的,然后和一中的所有人一起,逼问着自己“是不是喜欢许铎”“为什么勾引许铎”

        对自己的身材评头论足但是还会逼着自己吃各种各样的甜品。

        玩法和在附中的时候一样,有时候是计时的,有时候是算吃了多少。有时候甚至不是巧克力,他们会给自己盛好几碗,满满的饭,然后不让她吃菜,但是饭要全部吃完,周粥总是一边吃一边吐。然后就会被骂恶心,不讲卫生。

        没有办法的,在那个时候,只有催吐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可是现在,怎么催吐不管用了。周粥发狠的往更里面捅去,喉咙里有了血丝的味道,喉咙已经出血了,但是周粥不敢停下来。

        太恶心了,那些甜品的味道,那些巧克力的味道,太恶心了。

        怎么会抠吐不出来了,周粥还是没有放下手,她只是继续固执的把手伸进已经满是血腥味的喉咙。

        不停的抠挖着,眼泪也跟着越流越多。

        哪里有什么新生活,最后还不是过成了这个样子。不可能再有以前那样的周粥了,早就没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都来欺负我啊,为什么那样说我,为什么要那我寻开心,为什么所以人都要躲着我。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转校了还会这样,为什么明明是刚刚开始的一生,会受到这样的恶意。

        她好恨那些人啊,也恨许铎,可是她不能,她只能转学,只能不断地在角落里躲着他们。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周粥不停的想着,眼泪越流越多,但是还是不愿意拿出放在喉咙里的手。

        被吃进去的巧克力,太让她恶心了。

        “粥粥!”是于甜的声音,她是被陈译一个电话叫来的。


 

        可是到医务室没看到一个人,校园应该去吃饭了,那周粥呢。

        但是很快,她就听到了厕所里面传来的痛苦而压抑的哭声。

        心里有很不祥的预感。

        但即使有这样的心里准备,看到这样的周粥,于甜还是吓到了。

        于甜赶紧跑过去,跪在周粥前面。把周粥不断往嘴里伸的手拿出来,眼前的周粥嘴角已经裂了,喉咙里面还满是血。刚刚被拉出来的手上也都是血迹。

        到底怎么会这样。

        周粥还想抬手,伸进喉咙里面。

        于甜吓得抱住了周粥,在于甜怀里周粥终于不再挣扎,委屈的眼泪留个不停。

        于甜耳边,满是周粥委屈的呢喃,声音异常的沙哑“甜甜,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为什么都要欺负我?”

        听着这样的话,于甜更抱紧了周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粥粥一直在无意识的喃喃,于甜侧头看着这样的周粥,心疼的也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粥粥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于是,程明轩和楼昊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女生抱着跪在厕所的场景。

        只是靠在于甜身上的周粥好像已经没了力气,睡着了一般。于甜的脸被周粥遮住了,看不清楚。

        “于甜?”程明轩试探性的对着两人开口,一边还走了过去。

        于甜两眼通红,满脸泪痕的抬头,看着走进的程明轩抽泣的开口“轩哥。”

        看着这个样子的于甜,不要说程明轩了连楼昊都吓里一跳。

        明明只是低血糖,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两人把已经又晕倒的周粥抱回了床上,程明轩扶起已经跪的两腿发软的于甜。

        可是刚刚情绪好一点的于甜,看着床上嘴角有着血迹的周粥,又哭了起来。

        刚刚听着周粥在自己耳边的呢喃,于甜其实应该猜到了。可也正是因为猜到了,于甜才会更加难过。

        难怪再见周粥的时候,总是感觉她变得很内向,但是那个时候,只是感觉是长大以后,性格的变化。

        怎么会想到,在她搬走以后的那几年,她经历过什么。看着现在静静躺在病床上的周粥,于甜满是自责。为什么自己不能再细心一点呢。

        于甜一直在哭,根本说不了完整的话。

        一直到陈译听到消息,从天台赶过来,于甜还在哭。

        陈译走进医务室的时候,听着楼昊的电话其实有了心理准备。

        但是在看到周粥的时候,所有准备一瞬间土崩瓦解。自己就不应该走的,那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怎么回事?”陈译看着周粥,声音沙哑的开口。

        即使知道,那个原因也许会让自己难过,但还是想要知道。她这样痛苦的原因,他想知道。

        于甜已经哭了很久了,现在情绪已经好了很多了。

        她抽泣着开口,慢慢说着自己看的的场景,还有那些周粥趴在自己身上无意识的喃喃。

        于甜在说着的时候,又染上了哭腔。

        而整个医务室,鸦雀无声。

  陈译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听完于甜带着哭腔的讲述的。

        即使于甜没有说到具体的事情,但是只要看着现在躺在床上的周粥,就知道那份记忆,对于周粥来说有多痛苦。

        陈译一直没有讲话,只是看着病床上的周粥,眼里满是愧疚和心疼。

        那个一开始不愿意看人,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周粥,在现在都有了答案。

        明明一个月来,她的笑容确实越来越多。现在因为自己又想到了那些回忆,最后还动手伤害了自己。

        而一边程明轩站在又开始抽泣的于甜旁边,伸出手,把于甜半搂进了怀里。

        眼里满是心疼,对周粥的,对于甜的。

        于甜又抽泣的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连一向没脾气,嬉皮笑脸的的楼昊,表情都格外的严肃。

        一时间,整个医务室,只有于甜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对五人来说,这样严肃的氛围很少。

        “她还没醒吗?”吃完饭的校医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走到周粥旁边,看到嘴角明显的血迹,看着在旁边抽泣的于甜。校医意识到不对了。

        “怎么回事,她刚刚醒了以后怎么了。”

        校医是个中年妇女,平时看起来都很慈祥,对于来看病的同学也很有耐心。但是,现在看着周粥,语气严肃。

        校医边说边坐到病床旁边,看到周粥裂开的嘴角后,用手打开了周粥的嘴,拿灯往里照。

        看了一眼以后,表情变的更加严肃。

        整个口腔里都是血,喉咙上有伤痕。这样子,就算醒了,也有好几天不能开口讲话了。

        “她催吐了?”她是看着陈译问的。

        当时在照顾粥粥的就是于甜和陈译。现在于甜哭成这样,只能问问陈译了。

        “嗯。”陈译点了点头。

        “她最近在减肥?”校医看着周粥的脸,眼里也是心疼。

        怎么样的原因,才会自己亲手把喉咙捅成这样。

        为了减肥无意是所有可能的原因里面最轻的了。

        “可是粥粥一直很瘦啊。”楼昊顺口回答。的确,从第一天看到周粥的时候,就记得她是蛮瘦的,反正肯定算不上胖。

        “她刚刚吃了什么?”

        “巧克力。”陈译想起周粥大口往嘴里塞着巧克力的样子,心疼又愧疚。

        是自己逼着她吃的。她还开口问过的。

        “自己吃的?”

        “我逼她的。”陈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一句。

        是他亲口逼着她吃的,她明明说过,不喜欢吃。

        “她这是情绪起伏太大,又没有好好补充糖分,这才又晕过去了。”校医看着周粥,走出去又开了一瓶葡萄糖。

        还拿着药给周粥裂开的嘴角敷上。

        做完这些,校医把陈译叫了出去。

        “她这个情况,肯定不是单纯的讨厌哪个食物,她应该有段时间在持续性的催吐。”校医说到着,看着一直低着头的陈译。

        她认识这个男生,光荣榜上的常客,来校医室的小姑娘也常常会说起他。

        “我不知道。”

        “她应该是经历过什么,才会这样”

本文标签:被灌满了你们快停下

上一篇:2021最热门(高H乱肉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np肉肉极致灌满 女朋友活好是一种什么体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