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情感小说

往下边塞玉器H第章 双腿架开h

2021-07-24 09:56:37【情感小说】人次阅读

摘要老公在五年前就死了。村子里有规矩,死了男人是不能再嫁的。今年我三十岁,正是芳华,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现在堪比沙尘暴。这五年,我太寂寞了,尤其是随着年纪的增长,生理需求

老公在五年前就死了。

村子里有规矩,死了男人是不能再嫁的。

今年我三十岁,正是芳华,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现在堪比沙尘暴。

这五年,我太寂寞了,尤其是随着年纪的增长,生理需求变大,那方面越来越得不到满足了。

手机里,男女主角猛烈的动作着,看得我心里直痒痒,不知不觉身体开始躁动起来,我的手指慢慢向大腿内侧滑了过去,恨不得我的手指能无限延长,让我好好感受那愉悦的舒服感。

“有人吗?”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清脆,响亮。

 文学


我根本顾不上门外的声音,身体被一团火包围了,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有人在吗?没人我可进来了?”门外,再次传来了声音。

不好,我突然想起,我好像没有锁门,因为村子也不大,都是一帮农民,平时有个小感冒大家舍不得看病,我这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

“等一下。”我意犹未尽的把手收了回来,打开门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子,目测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你是?”他不是本地人,我一眼便瞧了出来。

他很礼貌的向我伸出了手,面带微笑:“我叫秦明,是来村里实习的,你应该就是这里的医生吧!”

这事我倒是听村长说过,说我们村会来一个大学实习生,没想到是他,长得还挺帅的。

我的目光下意识的从他结实的胸膛往下瞟,那处地方似乎与众不同,很是嚣张的样子。

“你好,我叫秦明。”他见我不说话,便再一次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陈贵香,是这里的大夫。”我恍然大悟,尴尬的向他伸出了手。

我和他的手握到了一起,一瞬间我全身像是通上了电一样,我整个人都酥麻了起来,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手机上男女动作的画面。

“没想到你这么漂亮。”他对我说。

我尴尬的笑了笑,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是吗?你先进来坐吧!”

他点头,把手收了回去,可能是看见我有些紧张,他下意识的用刚才握过的手在鼻尖上擦了擦。

“什么味儿?”他脱口而出,并且还在手指上仔细地闻了闻。

我刷的一下,脸红了,刚才我用手摸过那里,也没来得及洗手,肯定是有味道的,他该不会猜到什么吧!

“那什么,你喝水吗?”我赶紧转移话题。

“不用,谢谢。”他摇头。

“哦!”我也点头,但突然间好像没话说了。

这时,屏风后面传来了一阵女人的浪叫声,声音非常大,我和秦明都听到了。

一瞬间,连空气都是尴尬的,他好奇地看着我。

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可能有老鼠,我去看看。”我跑到屏风后面赶紧把手机关掉,该死。

第一次见面,弄得我们都很尴尬,好在秦明没说什么,接下来,我跟他讲了这里的基本情况,秦明是个很开朗的小伙子,特别喜欢笑,我俩聊天挺愉快的。

诊所是六点关门,关门后我们就各走各的,他回他住的地方,我自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弄了饭吃,洗完澡后我只穿了一件刚过大腿的睡衣,两条修长的美腿露在外面,男人看了肯定觉得带劲儿。

只是可惜,这辈子怕也不会有男人看见了,谁让我是寡妇呢。

“香姐,你在家吗?”这时,门外传来了秦明的声音。


第2章:小伙子,有想法

大晚上的,他怎么过来了?

“在呢?等着,我这就来开门。”我应声跑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拉开门,我看到了秦明那张笑脸,他总是喜欢对着我笑,很是吸引人。

爱笑的他长着一双单凤眼,笑起来特别的阳光,女人大多都会喜欢。

“我从城里带了些吃的,给你送过来尝尝鲜。”他说。

“干嘛这么客气。”他该不是对我有意思吧,大晚上的给我送吃的?

“拿着吧,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他硬塞给了我。

我也不好拒绝,只能先收下了。

“你一个人在家吗?”秦明双手插在口袋里,偏着脑袋看我,两只眼睛就像有电一样,把我全身电得麻酥酥的。

我点头:“我一个人住。”

“方便请我进去坐坐吗?”秦明说。

他倒是不客气,只是我有些犹豫,寡妇门前是非多,平时村里那帮臭男人虽然贪图我的美色,但也只是去诊所,根本不敢来我家里。

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怕是得说闲话了,但秦明是城里来的大学生,还给我送东西,怎么好拒绝他。

我想了想,又四处看了看,现在天色已晚,应该不会被人瞧见,我便让他进来了。

“家里比较乱,你随便坐吧,别嫌弃。”我对秦明说道。

“没有,挺干净的。”他指了指沙发准备过去坐。

秦明刚要坐下,我突然发现沙发上刚换下来的内内,刚才扔在沙发上了,正准备拿去洗呢。

谁知道秦明过来了,正好被他坐在了屁股下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

我突然觉得好尴尬,一个年轻小伙子屁股下坐着我的里裤,这种事情倒是头一回。

“怎么了吗?”秦明见我张大嘴巴,一副特别不淡定的样子。

我苦笑:“没什么,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等我把水倒回来后,我发现那条内内放在了沙发扶手上面,肯定是秦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放的。

这样一来,我就更尴尬了,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饥渴的女人,那方面得不到满足,大白天的也在想那种事情。

不过秦明根本没提这件事情,他倒是给我留着面子。

我把水递给了秦明,然后就聊了起来,我问了他在城里上学的情况,他也问了我的情况,我没多想,都跟他讲了。

我以为他知道我是寡妇会嫌弃我,但他并没有,反而是同情我,说我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我摇头,说再也不可能了,我这辈子只能孤独终老了。

“为什么?”秦明很好奇的问我。

“你有所不知,我们村有规定的,寡妇不能再嫁。”我说。

要是能嫁,我怕是早就嫁了,这些年,也不用一直憋着,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日子。

秦明见我有些难过,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什么,他的手竟然落在了我的香肩上,他从后面搂住了我。

一瞬间,我那颗潜伏了好久的心开始悸动了起来,我看着秦明的侧脸,突然觉得他好帅,身上每一个地方都深深的吸引了我。

“这是旧观念,你不应该被这些束缚,你值得拥有更好的。”秦明告诉我。

他这样一讲,我也觉得自己好委屈,男人都死五年了,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守活寡,我才三十出头,还这么年轻。

“谢谢你,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我轻轻扭动着身子,因为他的手还在我肩头放着。

太多年没和男人接触,我现在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或许是我无意间的扭动,我和秦明的身子碰在了一起。

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安与燥动,看我的眼神就像带着一把火,能把我的身体烤干。


第3章:不堪一击

“相信我,你不会就这样过一辈子。”他的眼神坚定而有神,好像在给我希望一般。

我们四目相对,一瞬间,电光火石,我的心越跳越快,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盯着看。

秦明真的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皙,身材瘦削,五官清秀,十足的小鲜肉一枚。

尤其是他身上的味道,浓浓的男人味把我包裹着,我的身体开始燥动起来,我渐渐的浮想联翩着。

“那什么,天色也不早了。”我低下了头,不太好意思继续盯着他看。

我现在正是欲火上涌,只要秦明稍稍再进一步,我铁定把持不住,恨不得马上把自己交给他,任由他摆布。

“是的,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诊所见。”秦明这才把手从我肩头拿了回去。

“好,我送你。”我慌乱的站了起来。

谁知,秦明的屁股坐在了我的裙摆上,我刚一站起来便被拉了过去,我完全没站稳,在我要摔倒的时候,秦明一把将我搂进了他的怀中,我的臀稳稳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不偏不倚,位置刚刚好,这瞬间,他的那处嚣张的指着我,令我动弹不得。

这一刻,坐在他腿上的我已经不淡定了,脸红得跟苹果似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儿,我不断的咽口水。

“你还好吗?”秦明温柔的问我,他的薄唇刚好落在我的胸前,热气从嘴里吐出来混合着空气钻进我的衣领里。

那份燥动与不安更加的肆无忌惮,我仿佛要被吞噬了一般。

秦明的腿动了动,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可我的感觉却好明显,闭着眼睛,我不知羞耻的抬头挺胸,脖子伸得很长,嘴里竟然还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香姐,你没事吧!”秦明问我。

被他这一问,我连忙从他腿上站了起来,心扑通扑通乱跳。

“我没事,谢,谢谢你。”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感觉好没面子,刚才我竟然对秦明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做个好梦。”秦明站了起来,还是一副面带微笑的样子。

做个好梦?我怎么感觉他这话里有话呀!

“嗯,你也是。”我点头,目光正好落在他那炙热处,那里变得和平时不太一样。

难道他刚才也有感觉了吗?不然怎么会变得与平日不同?

我把秦明送到了门口,刚把门打开,谁知,一个黑影向我家的方向走了过来,看样子是个男人。

本文标签:往下边塞玉器H第章

上一篇:女同桌的胸捏的好揉揉头-如果一个男人说你水多

下一篇:乖乖躺下让医生好好检查-小荡男娃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