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情感小说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公车地铁bl肉

2021-07-24 09:54:50【情感小说】人次阅读

摘要此时,雨泽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正聚集着不下二十名女人在纳凉,原来,大家不堪忍受火辣辣的太阳炙烤,都纷纷停下手头的活,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村里的避暑胜地大榕树下。雨泽村是大云县里

此时,雨泽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正聚集着不下二十名女人在纳凉,原来,大家不堪忍受火辣辣的太阳炙烤,都纷纷停下手头的活,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村里的避暑胜地大榕树下。

雨泽村是大云县里的一个寡妇村,四面环山,道路崎岖,交通十分不便。这里的女人水灵,可惜却没几个男人,据传言说,村子里的女人都克夫,即使有些命大没死的也往往体弱多病,缺乏劳动能力,所以,雨泽村一般都是女人当家做主,下地干活。

而当下这帮女人都是些少妇和大老娘们儿,闲来无事的她们正逗弄着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只是年纪小,但是个头大大的,起码一米八往上走,虎背熊腰,一身的腱子肉能带给人巨大的视觉冲击。可惜,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虽然他五官端正,人也精神,但是仔细一瞅,从他那略显呆滞的双眼中还是能看出他精神是有异于常人的。不然,这帮女人也不会像逗幼儿般的呼喊他了。

 文学


傻子刘小虎,很小很小的时候在一次意外大火中父母双双离世,死里逃生被抢救出来的他却也变得痴痴傻傻,幸好这些年还有个婶婶照顾着他,人虽傻了点,但是身体素质却一点都不差,相反还是雨泽村唯一一个强壮的男人。

“小虎,你晚上是不是跟你婶婶赵淑梅睡一个炕啊?”

问这话的是一名成熟的妇女,身材丰满,一件碎花衬衫都难以遮掩的傲人身材,隐约看去,里面一条特大号的罩罩根本掩盖不住内里的雪白浑圆,挺拔高耸的几乎让人难以置信,微微一动就晃晃悠悠,跟俩大皮球似的。下身齐膝短裙更是紧绷绷的贴在身上,曲线毕露,齐肩短发,刘海平整,显得非常干练。除了身材诱人,脸蛋也是干净漂亮,足足一米七的大身板有种鹤立鸡群的既视感。

“燕琼妹纸,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啊?是不是觊觎人淑梅有个傻大个侄子,你春心荡漾了呀!“

“哈哈,哈哈!”

一群女人顿时就嘻嘻哈哈直乐呵,甚至有爱起哄的更是嚷嚷道:“要我说啊燕琼是真的有点寂寞空虚了,毕竟她那大身板晚上要是没个男人抚慰着,得多难熬啊!”

“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笑声,都说男人之间聊得最多的话题是女人,反之,其实女人之间聊得最多的也是男人,更何况,雨泽村阴盛阳衰,这虎背熊腰的傻大个刘小虎就成了这群空虚女人寂寞难耐时最喜欢逗弄的对象了。

“靠,老娘就是想男人了,说的你们好像都不想似的,咱雨泽村的男人就没几个,基本上都还不如咱娘们儿呢,你看人家小虎多壮实,虽然脑子不怎么灵光,但是身体壮啊,那方面肯定很得劲!”

黄燕琼,雨泽村最有名的寡妇,不是说她长得多么多么美,而是她的性格大大咧咧,敢说敢做,敢做敢当,霸气的跟个大老爷们儿似的,在这个缺少男人的村子里,这样的女人往往会得到别的女人的欣赏,所以说这黄燕琼在雨泽村那还是非常有名气的。

一句话让这一群女人都没有了声音,话糙理不糙,雨泽村啥也不缺,唯独缺少男人,看着那边憨憨傻傻,壮得跟头牛似的小男人,这一大帮妇女老娘们儿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嘿嘿,睡觉,睡觉,我要睡觉觉!”

就在这个时候,那傻乎乎的刘小虎说话了。其实严格来说吧,这刘小虎是有点傻,但是也并不是那种傻的不能再傻的,本身他就不是天生的傻子,只是幼年的不幸所造成的,天生的傻子基本上都是痴呆的比较多,但是他的这种傻其实跟正常人是没多大区别的,小时候他婶婶赵淑梅也带过他去县城大医院看过,据说只是受到外界创伤较大,导致身体机能受到严重迫害,痴傻只是暂时性的表现,如果接受治疗的话还是有很大几率康复的,奈何实在经济不允许,赵淑梅就只好把他带了回来,打算等条件好了再去医治。

“哈哈,小虎说了,要睡觉觉呢,燕琼,你问问他要不要跟你一起睡啊,哈哈”

人群里,一个小巧玲珑的少妇插科打诨道。

雨泽村的水养女人,一个个女人都水润的很,说话的这个女人长得就很不错,虽然个头小了点,但模样却十分俊俏,身材瘦弱的她身上却也是十分有料的,典型的人小波大啊!

黄燕琼斜瞥了她一眼,“玉莹妹纸,是不是你也痒痒了?你家不还有男人呢吗,怎么着自家男人还满足不了你?不能吧,就你这小身板,需求不应该太大吧?”

雨泽村当然不能说没有一个男人,只是相较于女人而言男人确实是少了点,而且雨泽村的男人也比一般地方的男人身子骨弱,这也就造成了雨泽村女人当家做主的传统。

“黄燕琼,你怎么说话呢,没男人你不会自己找根茄子啊,别跟我这扯些有的没得,羡慕我有男人是不是,可惜我的男人那也是我自己的,不管你怎么说,那也只能我来用,你羡慕不来的。”

要说黄燕琼的的性格那是一贯的直来直去大大咧咧,所以很强势,但是这个王玉莹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别看人个子不大,但是脾气不小,性格可泼辣的很,再加上人家背后还有个男人呢,那说话做事可比一般没有男人的寡妇有底气多了。

呵呵一笑后,黄燕琼嘲讽地说道:“就你那男人也叫男人?有没有不一个样么?咱雨泽村的女人想偷个汉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找茄子,老娘从不用那玩意儿,雨泽村没男人,别的地方难道也没男人么?活人还得让尿憋死啊?告诉你,老娘有男人!


第2章 都是小虎惹的祸

雨泽村地处长白山脉之中,东北黑山白水之地孕育出来的小山村,是典型的山沟小村,这里山明水秀人杰地灵,但是也有通常小山村存在的弊端,那就是交通不便,东北虽然是平原地带,山势也不像那些真正的山峦地带那样高山雄伟林立,可东北老林子居多,特别是长白山山脉延绵下去不让开放,保持原生态,也就直接导致了雨泽村通往外面的世界就只能消息闭塞了。

中国人都是恋家恋土的,雨泽村的人不愿意走出去,而外面的人听到雨泽村这么邪门的传言后也大都不愿意走进来,所以整个雨泽村就是封建落后的女儿国,雨泽村的这些寡妇女人们大多数也都是过的没有男人的日子,当黄燕琼突然大声说出自己有男人后,整个场面都为之静。

不过,很快,这帮妇女老娘们儿就反应过来,蜂拥而至,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东问西,把黄燕琼给弄得哭笑不得。

“燕琼妹纸,你男人是哪里的啊?说说,快说说,是离咱们村最近的保福村的男人吗?听说哪个保福村的女人可厉害着呢,把他们村的男人都盯的死死的,咱们雨泽村的女人就没几个能得手的,难道你成功啦?"

“对对对,燕琼,快跟我们说说,到底是哪个地方的男人啊?老娘都不知道多少年没尝过男人的滋味了,可憋死我了!”

“就是就是,燕琼啊,有好东西你可不能独吞哟,要懂得分享,咱们姐妹多少年了,那个没有男人的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着一大帮妇女老娘们儿都跟怨妇似的死死盯着她,特别是那种岁数较大的,虽然不全是寡妇,有的家里也有男人,但是雨泽村的男人明显硬气不起来,有男人也跟没男人似的,可把这帮如狼似虎的老娘们儿憋得呀,活得真累!

只是此时的黄燕琼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圆谎了,刚才也是形势所逼,被那个王玉英说话怼住,情急之下就脱口而出了那么一句话来,这穷山僻壤,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她去哪儿找个男人来啊,可这话又不能明说,没看王玉英那可恶女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呀,一脸的嘲讽与不屑,要是真实话实说,还不得被她活活埋汰死,东北娘们儿其实跟东北大老爷们儿一样,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儿,虽然咱家没男人,但是咱也一样得带种,扭头一看正一脸憨笑看热闹的刘小虎,算了不管了,只见黄燕琼一把上前就将他硬拽了过来,不无得意的道:“吵吵啥,吵吵啥,找什么男人找,这不就是现成的男人么,看把你们急的。”

“啊!”

“啊!”

“不会吧?”

一群女人无不为之惊讶,想不到啊!老半天,也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真是想男人想疯了啊,这样的男人也下得去手,就没有一点心理障碍么?”

这句话说出来,可给旁边的王玉莹找到了话题,刚才黄燕琼可是一点情面都没给她留,把话说的那么难听,现在的她自然是得找回场子,于是她毫不客气的讥讽道:“切,我还以为是啥稀罕男人呢,我看燕琼嫂子你真的是饥不择食饥渴难耐啊,这样的傻子你都下的去手,啧啧!”

挖苦两句后,王玉英继续攻击道:“我看还不如茄子呢!”

黄燕琼简直要被气疯了,一张脸黑得跟包公似的,抓着刘小虎的胳膊,拍着他壮实的胸口道:“这男人怎么了?怎么了?难道人家小虎不是男人啊?不比你家男人强壮啊?大头不好使,就一定代表小头也不好用吗?”

“切,傻子怎么知道做那些事呢,光有身板有屁用啊,我说燕琼嫂子,你可别逗我们了。”

王玉英这张嘴巴真是犀利无比,死的都能给你说成活的。

黄燕琼这个时候已经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你说不会就不会呀,男人跟女人在一起这都是天生的,最原始的本能,你又没试过你咋那么肯定呢,我告诉你,他不光会,而且很会,可厉害着呢。”

只见这个时候的黄燕琼就像在卖狗皮膏药似的,吹得天花烂坠,唾沫横飞,反正为了压住王玉英的嚣张气焰,她只能选择强势力挺刘小虎,傻小子你一定要给我挺住啊。不然我黄燕琼在这雨泽村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切,说的跟真的似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本事你倒是拿点证据出来啊!”

王玉莹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但不可否认她说的话确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不是一味胡搅蛮缠,一切都要以事实为依据,不能空口说白话,无的放矢,无凭无据的,你说他厉害就厉害了?胡说八道谁不会啊?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到了黄燕琼的身上,让黄燕琼想逃都逃不掉,逃无可逃的情况下,黄燕琼一咬牙,一跺脚。本来她不是那种扭捏的小女人,她可是有着男人性格的豪气女人,要证据是吧?好啊,老娘给你就是,成败在此一搏,转过身,她看着那一脸憨笑的刘小虎,双手直接袭向了他下面穿着的裤衩子。

“睡,睡觉觉,嘿嘿,睡觉觉,我要睡觉觉。”

宝里宝气,不管从哪一点看上去都不是一个正常的男子,偶尔流出的哈喇子让一众女人看了都觉得倒胃口,就这样一个傻乎乎的男人,他能有多厉害?

此时,黄燕琼的手已经伸了过去,眼看马上就能摸到大裤衩子,这是刘小虎的手一把抓住了她,被这样强壮的男人一抓,饶是身子板再大的黄燕琼也是根本使不上什么劲,“小虎,放手,你把手放下。”

“不,不放,不放放。”

傻子刘小虎结结巴巴的回答道,这就是傻子最大的特点了,认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妥协,说什么也不管用。

“小虎,是不是想睡觉啊,来,燕琼嫂子帮你把衣服脱了睡啊。”

黄燕琼眼看强脱不成,就打算用点计策把他搞定。

“啊,睡觉,脱了,哈哈,脱了脱了,我要脱了。”

似乎找到机关一样,黄燕琼的话让脑子不好使的刘小虎手舞足蹈兴奋起来了。

那边王玉莹鄙夷的看了一眼黄燕琼,这女人还真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

事已至此,黄燕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对,她笑吟吟地道:“好好好,小虎乖哈,嫂子帮你脱了。”

刘小虎显得很兴奋,似乎脱了睡觉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黄燕琼的手摸了上去,在一众妇女老娘们儿的注视下,那刘小虎的大裤衩子就被一点一点的脱了下来,连同里面的四角裤衩,然后一坨巨大的黑乎乎的东西就那么跳脱出来,瞬间,所有的妇女老娘们,包括脱裤子的黄燕琼以及与她斗嘴的王玉莹,所有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直了...


第3章 一支花赵淑梅

“小虎,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这裤子是咋弄的,这么脏。”

村西头的一片山坡上有一栋青砖青瓦的老房子,面积不大,只能隔出两间房,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厨房。雨泽村村口在东面,往里面向西走是走不通的,因为村西面就是连绵的山体,山坡上的这一栋房子是独门独院,四周都用篱笆围起来了,再在院子前面开出一片空地来,此时一条黑色的大狗正围着一个小伙子撒泼打滚,转来转去的。

那小伙子正是刚刚在村口让一帮妇女老娘们儿扒了裤衩子的傻子刘小虎,刚才本来是要脱裤子睡觉的,哪知道那些人等他脱了裤衩子后突然就不做声了,全都盯着他尿尿的东西看,瞅着她们一个个眼里冒着精光,吓得刘小虎提着裤子就跑回来了。

“婶,婶婶,睡觉,睡觉觉。”刘小虎一脸憨笑道。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中年妇女,个头大约在一米六左右,不是很高,但是在中国来说却也不算很矮,一身衣服陈旧老土,干净朴素,穿在这女人身上却也显得非常好看,脚下穿着一双平底凉鞋,估计还是赶集时买的几块钱一双的那种塑料鞋,款式不好看,但是架不住这个女人脚好看呀,一双洁白如雪的白袜子拉到脚脖子的位置,隐约还能看见一截若隐若现的小腿,珠圆玉润。这个女人身材不是火辣型的,但是皮肤却白的耀眼,很是迷人,就跟冬天下的初雪一般,光彩照人。

齐腰长发梳了个辫子,甩在脑后,五官美丽的让人目眩,真的很难用言语去形容她的美丽,在乡下能生出这样的女人,简直是天生丽质。

岁月催人老,在她的脸上却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记,但是,毕竟不是年轻小姑娘了,再加上农村人本身就没有什么保养的条件,所以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到一丝丝成熟的痕迹,不过这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相反还为她增添了一种特别的韵味。所谓风韵犹存大抵如是。

赵淑梅,今年四十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一个有了人生迟暮感觉的年纪,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但是不可否认,现在四十岁的赵淑梅还是有着一枝花的本钱的,其实她是雨泽村本地人,二十二岁的那年她嫁到了不远的一个村子,哪知道没过两年她的男人就一命呜呼离她而去了,再加上雨泽村女子克夫的传言,婆家就直接把她赶回了雨泽村,年纪轻轻就守寡的她后来幸好遇见了身世可怜的刘小虎,于是把他接过来抚养,从此以后,他们一直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

“什么睡觉,小虎,婶婶问你话呢?你怎么才回来啊?裤子还弄的这么脏。”

十八年,赵淑梅从一个少妇变成了现在的熟妇,十八年,也让当年的小孩子长成了现在的大壮伙子,如果能治好他脑子的话,那一切都完美了。

“啊,睡觉,睡觉觉,脱了,脱了。”

傻子刘小虎依然语无伦次的结结巴巴,在智力失常的情况下,说这样的话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幽幽地叹出一口气,赵淑梅也知道问这傻孩子也是白问,他要是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才奇怪了。

“好好好,小虎啊,你先带大黑去玩,婶婶给你做饭吃。”

赵淑梅的声音滑中带腻,却是充满了女性温柔的感觉,这些年来,她真的已经把这傻孩子当成了自己最爱的亲人了,尽管他脑袋不好使,但是起码也是个能说话能陪伴能依靠的人,要不然她一个寡妇日子可真的不好过啊。

“好的,好的,吃饭,吃饭饭,我要吃肉肉,吃好多肉肉!大黑,吃肉肉咯!”

刘小虎很是兴奋地招呼着那条大黑狗,人家都说傻人有傻福,因为知道的越少烦恼也就越少,最起码现在的刘小虎就是这样,没有烦恼,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这不,眨眼功夫就把刚才的烦恼全都忘记了。

看着刘小虎带着大黑跑了出去,赵淑梅赶紧去择菜做饭了,刘小虎虽然人傻,但是肚子可一点不傻,要不然他就不会长成这么大块头了,一天到晚吃的东西贼多,光米饭他一顿就能干下去四大海碗,一天还得吃五顿,一顿不吃就把这傻孩子饿的不要不要的。

没过多久,刘小虎就带着大黑跑回来了,傻乎乎的他手里还提着两只肥硕的野兔,憨笑着道:“婶,婶婶,肉,肉肉来了。”

刘小虎结结巴巴的话很急切,让赵淑梅无可奈何,最后接过两只肥硕的兔子道:“好了,反正刚才去都去了,那你再去抓两只来,等会儿把你桃芳干娘叫来一起吃晚饭。”

“哦,桃芳干娘!哦,倩倩小妹!哦,桃芳干娘!哦,倩倩小妹!”

刘小虎一听这话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一声呼哨,带着他的大黑狗又蹿了出去。

本文标签: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上一篇:受喷汁红肿抽搐磨np 第章滚烫的精华注入

下一篇:女同桌的胸捏的好揉揉头-如果一个男人说你水多

相关内容

推荐